蔬菜货架从菜地到货架 菜价是怎样 “炼成”的

 新闻资讯     |      2018-11-12 20:17

  您手机收到的气象消息,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在发布?您刚刚从菜市场买到的一颗土豆,它经历了什么样的旅程才到你的手上?即日起,晶报逢周四开辟“深生活”跨版专栏,以快深度的方式,文图并茂为您呈现鲜为人知的深圳人、深圳故事、深圳生活,敬请读者垂注、点题

  4月26日中午,大鹏新区东山寺旁,深圳市旺泰佳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蔬菜基地,菜农老蔡冒着炙热的阳光给菜地浇水。当日,几块菜地里的蔬菜就要采收了。董事长蔡楚奎给晶报记者提供的蔬菜“出园价”显示:通心菜4.5元/斤

  一天之后,27日傍晚,福田区莲花北片区一家大型连锁超市,由旺泰佳公司蔬菜基地供货的无公害蔬菜在生鲜专柜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家庭主妇孙小姐推着购物车,注视着蔬菜的标价牌:通心菜9.98元/斤

  “比前段时间是回落了一点,但还是挺贵的”,孙小姐坦言,买一次蔬菜花几十元钱,已然是一种常态

  今年春节以来,蔬菜价格较去年同期大幅上涨,孙小姐这样的消费者自然是颇有怨言,这也让蔬菜产销企业承受了不小的舆论压力。对此,蔡楚奎颇不以为然:“我们在国外的超市经常看到蔬菜的价格和肉类差不多,这其实是很正常的。”

  不过,蔡楚奎也坦承,今年的菜价确实涨幅不小。首先是因为天气因素,年初的罕见低温、春季的时晴时雨,对蔬菜生长都是极其不利的。其次则是蔬菜生产、流通过程中必须付出的成本居高不下

  正如蔡楚奎所言,一棵菜从菜地采摘,到超市、市场销售,价格通常要翻上一倍甚至几倍,才形成消费者眼中高企的“菜价”。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一棵菜要经历怎样的“旅程”呢

  “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的菜价大约上涨一半。”蔡楚奎坦言,虽然几乎做了半辈子蔬菜产业,今年这样恶劣的天气还是很少遇到。对蔬菜来说,下一场雨还问题不大,就怕一段时间内天天下雨,或者一天晴一天雨反复交替。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今年春节以来,深圳就持续出现这样的天气,害惨了种菜的人

  “菜地里的菜是一茬接一茬的”,蔡楚奎说道,旺泰佳在大鹏的蔬菜基地,可以用于种菜的田地大约600亩,每亩一年种4茬,每茬产量大约2吨,“(有时候)一茬明明要收了,天气一变,地里的菜死光光,收不上来;(春节以后)连续两茬蔬菜都没有收上来。”

  要命的是,不仅深圳天气条件恶劣,今年春季全国蔬菜主产区的都经历了罕见低温和大雨天气,产量下滑。旺泰佳作为深圳蔬菜产业的龙头企业,深圳基地的产量只能满足大约5%的供应量,其余都是从云南、山东等签约菜园引进

  蔡楚奎说,即使在当下这个农业科技飞速发展的年代,蔬菜生产在很大程度上还是靠天吃饭的。产量减少,价格上涨,这是很简单的市场规律。去年这个时候,大鹏菜园出产的叶菜“出园价”大致在2元/斤左右,而现在则上浮到平均3元/斤左右

  “我的工钱是按小时计的,一个小时14元。”在旺泰佳大鹏基地的蔬菜大棚,工人老杨告诉晶报记者

  在旺泰佳大鹏蔬菜基地,工作人员有100多人,包括一部分技术人员以及一部分农业工人。“人工费用年年涨”,蔡楚奎说,基本月工资每年都要上浮200多元,最近10年,人工费用上涨了至少5倍

  “有时候,涨工资也留不住人。”蔡楚奎无奈地说:“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种菜,远离市区的繁华,这种寂寞是很难忍耐的,因此,公司在招募农业工人时,更愿意招那些夫妻双方一起来的,单身的往往做不久就落跑了。”

  即便是有家有口的,在深圳这样一个城市,安心做一个“农民”又何尝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时候,我给人开一个月5000至6000元的工资,人家还不愿意干。”蔡楚奎说道,劳动力成本,是蔬菜产销企业不能不增加的成本,这也成为推动蔬菜价格上涨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旺泰佳农产基地确有些偏远,往东数百米便是大亚湾核电站的外围了。基地不好叫员工们住得太远,一来行往不那么便利,二来也怕误了农事,于是100多号员工都住在基地建的四五排平房里。平房是当初垦地时用掘出的红土砌的,还照着当地民居的样子粉墨装饰了一番,乍一瞧,叫人当真以为是哪个村子留下来的老屋

  基地里的员工年纪大都在40岁左右,也基本都是两口子一块儿务工,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农二代,看不上种地的工作,这活儿累,挣得也不多。我们招不来,招来了也留不了多久,尤其是单身的人”

  年岁近30的化验检测员张继文,自己一个人在基地工作,与“夫妻档”合住在平房的一间屋里。张继文在基地工作了四个年头,每日在检测室里与各类蔬菜打交道,“蔬菜出货前,得采样检测那批次的农药残余有没有超标。”午后,张继文在检验室待了会,便起身往菜地去,要采点样本回来。他平发,中等个头,有着跟务农员工一样被日头长时间晒出的肤色。本科习化学相关专业的他,戴着方框眼镜,话不多但简单而准确,透着股斯文气儿

  路上,关于自己眼下的工作,他寥寥几句带过。两年前,他在外省老家结了婚,妻子没有一同来深,于是这份每日守在检测室与田间地头而节假日不休的工作,更让他感到日子乏味。“春节才放长假。现在还没要孩子。”张继文说话扼要,显得性情有些内向。他只主动提起过一件事,前阵子妻子来看他,陪他住了一段时间,“妻子不解,这么偏的地方、这么枯燥的日子,怎么过的呀?”说到这儿张继文打住了。也许当时他也是报以这样的沉默,也许是他此刻想家了

  食品安全检测室里的操作台旁,张继文从取回的菜里挑出了一茎,把叶子切割成了20多块方片。取回的菜叶上有些明显的虫蛀孔,菜地里的也一样。张继文边把切好的样本放进烧瓶,边说:“尽量少用农药,就会有蛀孔,但照样得检测。”烧瓶、比色皿、胆碱酯酶、显色剂、底物,张继文熟练地有序使用,“这套操作是通过酶抑制的方法检测蔬菜上有机氯和有机磷的含量。”

  张继文检测的是基地自产的蔬菜,通过检测后,每批蔬菜都将由货车送往旺泰佳的加工配送中心。可作为一家链接农蔬产品与超市的配送商,只凭自产及珠三角的货源供应,显然不现实。事实上,旺泰佳向深圳商超供应的蔬菜,绝大多数来自省外的云南、山东等地,而这些外省来的蔬菜当然也须检测。2012年6月,旺泰佳便与深圳海吉星农产品检测科技中心签约,在全国首创生鲜农产品流通配送龙头企业与第三方检测机构之间的合作,“我们旺泰佳每年要花20多万元资金用在检测上面,都是要计入蔬菜成本里的。”蔡楚奎表示

  蔬菜从菜地中采收、检测之后,就被送到位于布吉储运路44号旺泰佳蔬菜加工配送中心,与从云南、山东签约基地运来的蔬菜一道,进行分拣、清洗、包装。配送中心负责人蔡楚葵(蔡楚奎的弟弟)管理具体业务及180多名员工。4月26日下午4点,工人们忙于择捡,分工明确,每人各有自己的固定岗位,负责不同种类的蔬菜并做不同样式的包装。大蒜、胡萝卜、茄子、灯笼椒等处理起来相对快捷些,将品质品相不佳的淘汰后,大蒜过秤,装入网兜,扎上网口,胡萝卜、茄子、灯笼椒便以纸箱装裹,或者用保鲜膜裹进盒中。叶菜类就复杂些,不但要择掉老叶、烂叶,还得码整齐,再削掉过长的根部,有时也得剪去过长的叶部,比如大葱

  负责处理麦菜的小静,今年27岁,是个茂名姑娘,在这家加工厂里刚工作一年多,是最年轻的员工。而绝大多数员工,年纪都在三四十岁。虽然每天24小时厂里都有工人工作的身影,但下午1点,是配送中心的重要节点,每天的工作周期在此开端。首先是长途卡车从外地将六七万斤的蔬果运到,然后卸货、分类,将一切准备工作完成后,工人们便分头进行分拣工作。这活儿不难,但得细致,所以不免紧张而枯燥。分拣完了便是包装,该装箱的装箱,该装袋的装袋,都得过秤,分量不能有出入。这一切都要赶在配货运输之前,迟了慢了就会误了客户要求的时间点。华润万家、天虹等深圳商超,都是旺泰佳的配送对象。配送分两个时段,送往万家等商超总仓的车辆,一般在每晚7、8点发动,而直接将蔬菜送至商场的,则在次日凌晨出发,在5点左右送达

  由蔬菜离地到这个分拣包装配送环节,蔬菜价格就得往上蹿几蹿。蔡楚葵举例说,地里的大白菜1角钱一斤,得请人去收,包装、装车,运到深圳,“分销到我们这儿来最少就得6角一斤了。而后进行第三方食品安全监测,在人工分拣、包装后运去商超,这环节的成本落在每斤白菜上就近1元了。商超收完再卖,也得适当加价吧?每个环节都有人吃马嚼物料燃油的成本。”

  人工成本是总成本中的一大块,蔡楚葵的加工配送中心每月人工劳务支付就达70多万元,“这还没算物料、水电、运输费用呢,工厂的场地租金也很高,而且每年还在按6%上涨。”不过与这些相比,蔡楚葵认为影响菜价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天气气候,“气候对供求关系影响最大,气候好产量高价格就便宜,反之就贵嘛。”

  “靠天吃饭”,尽管如今的农业技术与商业化程度早已今非昔比,在蔡楚葵的心里,吃农业这碗饭的人,依旧得看老天爷的脸色

  “每天一早5点,从布吉的加工配送中心装车,往全市100多个门店送货”,4月27日上午,在华润万家侨香店蔬菜生鲜专柜,旺泰佳公司负责门店销售的詹经理告诉晶报记者,这些门店包括华润万家、人人乐、家乐福等深圳主要零售商家

  蔬菜从菜地种植、采摘,经过送检、清洗、分拣、包装、配送环节,到了这些门店,贴上的价格标签,才是每天让家庭主妇牵肠挂肚,让社会舆论时时关注的“菜价”

  在这些网点中,有的是旺泰佳单纯供货收取货款,有的则是设立自己的蔬菜专柜直接销售,每月的销售收入中,超市收取一定数额的提成。前者由超市定价,后者则由旺泰佳自行定价。但基于市场规律,二者之间不会有太大落差

  “超市的蔬菜价格,通常都不愿定得很高”,蔡楚奎在受访时说。事实上,在菜价大幅上涨时,超市的蔬菜价格经常并不明显高于肉菜市场的价格。对于超市来说,蔬菜可以不用赚很多利润,甚至可以不赚钱,更多的情况下是用于吸引人流、积聚人气

  即便如此,在超市的货架上张贴的蔬菜价格标签,在普通消费者眼中,也不是一个很小的数字。4月27日傍晚,晶报记者在福田区莲花北片区的一家连锁超市上看到的部分蔬菜价格是:春菜5.98元/斤、菜心9.98元/斤、通心菜9.98元/斤、麦菜4.98元/斤…

  而在一天前,晶报记者在大鹏蔬菜基地看到的相应的蔬菜品种的“出园价”则是,春菜0.9元/斤、菜心1.8元/斤、通心菜4.5元/斤、麦菜1元/斤……(上市销售蔬菜包括深圳基地和云南、山东签约基地生产蔬菜,记者注)

  几乎每一个品种,从菜园到超市的“旅途”中,价格都翻了一倍至数倍。蔬菜生产、检测、流通的过程,同时也是成本累积的过程,在成本水涨船高的情况下,又遭遇恶劣天气因素,菜价的波动也就在所难免。在这个利益多元的社会中,一件事情很难让相关方都称心如意。在超市买菜的家庭主妇孙小姐说:“现在的菜价还是贵了点。”旺泰佳公司董事长蔡楚奎说:“现在的菜价是没有多大水分的。”谁的说法更接近真实?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



相关推荐: